Pages Menu
Categories Menu

Posted on Jan 28, 2013

王维洛:三峡工程征集1378亿 建成后成了股东的家族财产

旅德学者王维洛博士最近撰文《三峡工程的“民族性”和“家族性”》,文章透露,中共政府共向大陆老百姓征收1378亿元人民币,作为三峡工程基金,其中部份三峡工程基金落入了权贵家族腰包,三峡工程建成后已成了少数股东们的财产。

国务院三峡工程的提案成为一纸空文

1992年3月21日,当时的大陆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做《关于提请审议兴建长江三峡工程的议案的说明》

1992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国务院的这一提案。同年,国务院决定全国(除部份地区外)用电加价0.3分钱/千瓦时,与葛洲坝电厂上交利润一并作为三峡基金,专项用于三峡工程建设。 1994年,三峡工程正式开工建设后,向老百姓征收的三峡基金标准几次调高。从1996年2月1日起,在三峡工程直接受益地区和经济发达地区的16个省、直辖市每千瓦时提高0.7分钱。至2003年,三峡水库开始蓄水,第一台机组发电时,征收三峡基金的总额已经超过邹家华提案所需要的三百亿元人民币。

2003年之后,三峡工程第一台机组发电,但发电收入并没用作建设资金,政府继续向老百姓征收三峡基金。 2009年底官方宣布三峡工程完工。工程建成后的第二年,也就是2010年,三峡工程并没有偿还全部建设资金,也没有偿还老百姓所缴纳的三峡基金。

三峡集团公司现任总经理陈飞在清华大学举办的《国企进清华》的一场讲座上说,到三峡工程完工时共收到的三峡基金总额为1378亿元。也就是说每一个中国人在1992年至2009年的十七年中为三峡工程投资了100元人民币。这是邹家华所说的工程静态投资570亿元的两倍多,是至工程发电所需建设资金300亿元的四倍多。

更不可思议的是,2010年后,三峡工程所带来的社会问题,生态环境问题露出水面,需要大量的资金。但是三峡工程的发动机和发电收益已经归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所有,要大陆老百姓为此买单。国务院继续征收三峡基金,用于《后三峡规划》, 只是将三峡基金的名称改为“重大水利工程基金”,为期10年。

回过头来看,1992年大陆国务院关于建设三峡工程的提案,没有一条兑现,成了一纸空文,甚至反其道而行之。

部份三峡工程基金落入了李鹏家族腰包 

2002年9月,正是江泽民、李鹏和朱镕基向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进行权利交接的时候。王维洛博士表示,有充分的证据可以证明,部份三峡基金成为李鹏家族的私有财产。李鹏的大儿子李小鹏,1959年出生在北京, 1999年,李小鹏任华能集团总经理以及华能国际电力开发公司董事长和华能国际集团董事长的职务。2002年,华能集团为中国电力行业的五大央企之首。

2002年9月29日,华能集团旗下的华能国际电力股份有限公司、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联合中国石油天然气 集团公司、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成立了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收购了三峡工程的发电机组。 2008年,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的私人持股曾高达52.16%,超过国家持股部份。作为华能集团总经理,李小鹏拥有华能国际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的股票,也拥有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的股票。

三峡工程实质上成为长江电力股东们的财产 

2002年9月29日,也就是三峡工程开始发电、并应该利用发电收入来支付建设资金的前一年,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并上市。 王维洛博士在文章中透露,到2009年,长江电力全部收购了三峡工程的26台发电机组,这样三峡工程的发电机组就成为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股东们的财产。至今,长江电力的发电机组都是为股东的利益而发电,而不是为全民的利益而发电。

三峡工程的全部的工程经济利益来自于发电。三峡大坝的功能是为了蓄高水位有利发电,因此,从工程经济角度来看,拥有全部发电能力就是拥有三峡工程的全部财产。至于大坝本身属于谁,并不十分重要。

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拥有三峡工程的发电机组,这就意味着,整个三峡工程,包括三峡大坝、发电机和辅助设施,不再是大陆老百姓的的公共财产!而是长江电力股东们的财产!也因此,三峡工程发电收益如今就成为股份公司的收益,继而成为股东的分红,而不会成为三峡工程的建设资金或者用来偿还老百姓缴纳的三峡基金。

三峡工程的梦想正在一一破灭

一向好大喜功的江泽民和李鹏等人刻意要把三峡工程办成“铁案”,李鹏在其回忆文章里称,三峡工程是由邓小平拍板,江泽民主持上马的。三峡工程号称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建设三峡工程之初,中共官媒为此造势,吹嘘三峡工程将具有防洪、发电和航运三大效益,如今,这些梦想正在一一破灭。

防洪被认为是三峡工程最核心的效益,依照设计标准,三峡大坝坝体可抵御万年一遇的特大洪水,而在百年一遇的洪水面前,还可以保护下游河段的安全。 但是,三峡工程实际的防洪的效益让国人欲哭无泪。 每年到长江的汛期,都要发布防洪警报,如果把媒体发布的防洪警报汇集起来做个比较,就会发现,在不到十年的时间,三峡工程的警报一年比一年严峻。

2012年4月,三峡工程已完工三年,《凤凰网》报导,三峡库区将产生大量新生滑坡和塌岸,近10万人面临搬迁。 至于航运,按照当初的设想,到三峡工程建成后,万吨轮可从上海通达重庆。而今年冬天枯水期,万吨轮连武汉都到不了。

Source: http://www.sohfrance.org/index.php/xinwen/zhshehui/item/3637-三峡工程征集1378亿-建成后成了股东的家族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