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enu
Categories Menu

Posted on Apr 3, 2014

《开放》4月号:周永康抄家 徐才厚被抓 三峡案锁定李小琳情人

作者 古莉

本次法广《人与社会》专题采访香港《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先生,介绍4月号《开放》杂志,聚焦周永康被抄家、徐才厚被抓、三峡大案锁定李小琳的情人,及对台湾太阳花学运风暴的评论。

周永康被抄家 查出900亿

法广: 4月号《开放》杂志封面上有周永康和徐才厚的消息,你们是怎么报道的?

金钟:周永康这个消息,主要是被抄家。我们最早得到了大陆朋友给我们一份这个抄家的记录清单:他有多少人被抓,有多少房产,三百多个豪宅,又有多少现金,银行的存款…。另外他私藏了很多武器(枪支)。但我们杂志还没出版,有人就用《开放》的名义把这个消息发出去了。之后,路透社驻北京的记者很快跟进,他们找到了三个消息来源,都证实了这个消息。只是具体数字有一点出入:原先说是一千亿,后来路透社得到的结果说,周永康家族贪腐金额总体来算是900亿。那么这个消息就传遍了海外所有国际大媒体。这个消息我们当然把它放在头条。

徐才厚从病房被带走

金钟:同时,另一方面就是习近平公开讲话,要整顿军队,他绝不允许军队中贪污腐败,他把这个问题看得很重,因为他认为军队、枪杆子,他一定要牢牢抓住,而且认为军队应该是比较可靠、对他政权支持的力量。如果这个军队一塌糊涂,内部贪污腐败,那么对他的支持就会有问题。我们还不说是不是有战争的可能,这样的军队怎么打仗?所以,对谷俊山,他们最近已经开始审判了。

那么谷俊山这种军队大贪污犯,他的背景、他的牵连都非常广泛,其中最高的,牵连到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上将。徐才厚前段时间本来是说要弄他的,但他得了癌症住进医院,这次听说就不客气了:“看病是看病,但是你得接受调查”,从医院把他带走了,所以这个问题很严重。

这两个案子都被他们认为是“窝案”,一窝一窝的犯罪案,就是说,贪腐已经不是各别的问题了,他们是集团犯罪,家族犯罪,中共媒体出了一个新词叫“周永康窝案”,现在看来已经步步接近要公开案情的时候了。

年轻女子在港洗钱1百亿跟徐有关?

法广:《开放》封面提到有个女子到香港洗钱,洗了一百亿元,这个跟徐才厚有关系吗?

金钟:听说就有关系。这个事情在香港曾经闹得很大。这个女孩很年轻,20出头,她跑到香港洗黑线,她有很多的银行账户,这个事情被香港廉政公署发现,就把这个女孩儿抓了,关了一段时间,后来用了几千万担保,把她保出来,听候进一步审判。没想到,她在候审期间失踪了,之后听说跑到大陆去了。消息来源说,洗黑钱这个事情同徐才厚有关系,或者同他这“一窝”家族有关系。

三峡大案突破口李小琳情人

法广:上期《开放》杂志谈到三峡的案子,谈到李鹏家族。这一期《开放》有什么跟进吗?其他消息?

金钟:三峡这个案子特大,在大陆网站上都有公开的批评,很多人都很不满意,三峡在全世界来讲都是一个超级工程,这个工程已经完成了10多年,而且也开始赚钱了,但是他们很大的利润并没有让投资者分红。

他们玩儿了很多名堂,把大量资金和利润拿来开另外的公司,搞另外的事儿。这中间,李鹏家族就有参与,其中一个很重要的人就是李小琳的一个男朋友,一个情人,他在中间分了一部分资产,去搞他的事儿,最后被人揭发了。听说中纪委先从这个人开始调查,从他那儿开始,作为处理三峡这个大案子的一个突破口。

法广:这个情人是谁?他怎么跟刘志军的贪腐案还有关系?

金钟:是,她的这个“密友”叫黎亮。中纪委派下去的中央巡视组经过调查把他弄出来。他先弄了几十亿搞什么上市公司,又成立新的中国电力能源公司,他自己控股。所以这里面都是很黑的黑箱作业。他已经被拘捕了,被关押了。

“狮子醒了会很吓人”

法广:这期社评您谈到习近平夫妇访问欧洲和台湾的学生运动。请进一步介绍一下?

金钟:习近平这次访问欧洲四个国家,行程非常紧密:第一个荷兰,第二个法国,然后是德国,比利时,欧盟。他在法国发表讲话提到了法国的拿破仑曾经说过中国是一个沉睡的狮子,他就接着发挥说,中国这个狮子现在已经不是沉睡了,已经醒了。但这个狮子是非常可爱的一个狮子。他这个话,媒体都报道了,很引人注目。我看到网上有人不以为然:因为狮子、老虎都是定了位的,都是猛兽,不可能跟人类和平相处。

以前从毛泽东、周恩来那个时代开始,他们都没有引用过这个话,毛在天安门上也只是说“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没有说“中国这个狮子醒来了”,因为那会很吓人的。狮子、老虎在中国的传统来说,都认为是“苛政猛于虎”,“景阳岗打虎”,都是一种很有威胁性的动物,所以觉得他这种拿来“说事儿”,很不够谨慎。当然很可能这个意思是说,中国现在不落后了。这是从好的方面去解读。

台湾反服贸协议运动的本质

金钟:至于台湾最近的学生运动,这是我们这一期的专题。我们约请了一些政论家、记者、专栏作家,有现场报道,也有很有趣的评论。

台湾学生闹起来是因为马英九政府,执政党国民党跟共产党签订了一个服务贸易协定。这个协定已经签了半年多。因为这种条约最后按程序都要在议会(台湾立法院)通过。正要通过时,这些学生就行动起来了,占领了立法院的会议厅,使这个服贸协定的最后审查通过被搁置下来。

这个问题的本质到底是什么?两岸服贸协定当然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谈判协商,最后达成了这么一个协议:包括两岸在服务性范围内的60多项,上千个行业。现在服务业在全世界都是非常重要,非常广泛的职业。签订了这样多的项目,大陆很多人,很多资本,都会进入台湾,会有损于台湾服务业中小企业的利益。

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这样大的事儿,学生们和一些反对派提出来说,进行的不够透明。连台湾立法院院长王金平都说“我都不知道。”那么,民众和学生们当然也非常不满意。因为这样大规模的两岸商业关系定了之后,整个台湾的商业经济都会受控于大陆。

而中国大陆在政治上对台湾一直怀有敌意,从四九年开始就是这个样子,都是摆着“以大吃小”的态度,在国际上不遗余力的打压台湾,台湾人民在这方面很伤心,他们对于中共有一种很深的不信任感,所以这次就借这个服贸协定的签订爆发出来。

他们对台湾执政党,国民党也表示一种不满意,不信任。因为他们执政党跟中共做这样大的协议,在程序上不公开,存在着很多问题。所以,这个事情在本质上,不是这个条约本身哪里多了,哪里少了,不是纯粹利益方面的争执,而最重要是两岸的一种互相不信任,甚至有敌对因素在中间。

台商在大陆受害十年28000宗

那么,我们也就报道了台湾有个组织叫“台商在大陆受害者协会”。这个协会的理事长对台商到大陆的情况太了解了,他们出了书,有很多材料。他们统计了在过去十年有28000多家台商(公司和个人)受害,不是生命的受害,而是他们的公司去了大陆,不公平地被人家吃掉,被人家损害,最后搞得很惨,甚至有些人安全都受到威胁…。平均下来一年有两三千宗这样的事件发生。因此他就认为,签服贸协议等于“让一些台商到大陆去送死。”所以我们想引用高先生的话证明这次台湾民众学生反对服贸协定浪潮是有根据,有道理的。

Source: http://www.chinese.rfi.fr/中国/20140403-《开放》4月号:周永康抄家-徐才厚被抓-三峡案锁定李小琳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