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enu
Categories Menu

Posted on May 22, 2013

李鹏不成器的小儿子李小勇 让父母伤透脑筋

《調查》雜誌社特約記者 鍾學銓 

李鹏的幼子、名列“京城四少”的李小勇让父母伤透脑筋。1998年,他卷进“新国大”五亿元期货诈骗案,闹得满城风雨。就在那段期间,他和妻子、叶挺将军的孙女叶小燕取得新加坡居留权,以数百万元人民币在香港和新加坡置业。

李小鹏和李小琳,名字分别继承了父母李鹏和朱琳名字中各一个字。有人就说:“那他们的的弟弟李小勇的名字,是继承了谁?”

  李小鹏和李小琳不管怎么说,没有给为父的丢脸,但是他们的弟弟让父母伤透脑筋。李小勇名列“京城四少”—-其他三个是陈小同(陈希同的儿子,后被判刑),乔石的儿子蒋小明(赛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及兴港集团董事)、李瑞环之子之子李振智(瑞士银行亚洲投资总经理)—-是三兄妹中唯一没有进入电力行业的。他出生于1963年,读书读不进,1978年15岁时,被父母送去参军—-高干家庭最没有出息的子弟,一般都送去参军,军队里讲究服从命令,上级一道命令,说提拔谁就提拔谁。他担任过武警安亚技术开发公司董事长、武警水电指挥部政治部副主任,有上校军衔。

  其妻叶小燕任香港滑冰总会会长,她是解放军创始人之一、北伐和抗战期间威名远扬的叶挺将军的孙女,叶挺有九个儿女,叶小燕的父亲是其次子叶正明。1992年,李小勇、叶小燕夫妇作为家属,到叶挺故乡惠阳县秋长镇出席纪念叶挺的“将军路”开工典礼。

  2002年海外媒体报导李鹏家族“在海外铺后路”,指的就是李小勇夫妇,从1994年起已在香港和新加坡买入豪宅物业,有颇长时间留在新加坡。当时香港《壹週刊》更具体地说,在新加坡期间他把名店“阿一鲍鱼”当饭堂,生活逍遥。

  “阿一鲍鱼”在新加坡有两间分店,总店装修富丽,店内掛了一幅李鹏及老板杨贯一(阿一)1995年摄于中山的照片,另一合照则是李鹏夫妇与“阿一”三人。

  李鹏的夫人朱琳和孩子多年来牵涉不少贪污丑闻,但都船过水无痕。不过李小勇卷进“新国大”五亿元期货诈骗案,闹得满城风雨。

  1998年初,新国大期货经纪公司以超高月息10-30%,吸引了4000多名客户投入资金,同年8月,5亿元资金不翼而飞,公司倒闭,被揭发巨额诈骗,最后主谋四人遭处决,但只追回4000万元人民币。

  时年39岁的李小勇究竟卷入这件事有多深?官方与当事人都讳莫如深。被诈骗的“新国大”苦主们曾十多次到北京新华门外抗议,大呼“李鹏替儿子还钱”,警卫人员在旁监视,并不阻止,中央也一直未有正式说法。事件败露时,李小勇没在北京拋头露面。这件事不仅对他,而且对李鹏的形象也有影响。

  据瞭解,李小勇早于香港回归之前化名“朱峰”,和妻子叶小燕及独女,透过特别渠道取得香港单程证,后来又取得新加坡居留权。有消息人士透露,李小勇夫妇以数百万元人民币先后在香港和新加坡置业,正是“新国大”成立至倒闭期间。

  据一名在新加坡从事大陆生意的商人向香港《壹週刊》透露,李小勇移居新加坡后,曾在当地商店Courts添置家具及影音器材。他平日多以商人身分出现,行事十分低调,却不脱大吃大喝本色,出手阔绰。

  据“阿一饱鱼”林经理介绍,李小勇是该店的常客,但他从不在员工面前主动透露身份,反而一些和李同来吃饭的朋友主动对经理炫耀“他是李鹏个细仔”(他是李鹏的小儿子)。

  据说,李小勇若在新加坡,每个月总会前来四至五次,若贵宾房没有空出,他就与其他食客一样坐在大堂。林经理说,“他最喜欢食我们秘制的鲍鱼、鱼翅和燕窝,另外会蒸条鱼,加几碟小菜,酒不是经常饮。”通常他们夫妇及一些朋友去吃饭,五、六个人埋单最少5500港币;“最令我们印象深刻的是,每到农历新年会每个员工派一封大利是,几多钱不好讲,总之都几重手”。

  李小勇夫妇在新加坡以东近郊地区,拥有一套两房一厅住宅,香港媒体记者发扬“狗仔队”精神,甚至查出地址为丹戎禺路(TanjongRhuRoad)的海湾园,是以叶小燕名义,于1996年5月以59万新加坡币(港币约280万)购入。当地地产经纪指出,该楼盘座落豪宅区,拥有私家泳池及网球场,而叶小燕的这个住宅单位更可远眺海景,档次更高。

  香港《壹週刊》还调查出,李鹏的儿媳叶小燕在香港的文件中还报住另一新加坡地址:市中心的ValleyPark顶楼,但该单位的业主并非叶小燕。

  根据香港土地注册处纪录,“朱峰”(李小勇)在1994至1998年间,曾与叶小燕以联名方式及公司名义大量购买豪宅,其中1994年以四千万港元买入的山顶种植道独立屋,1996年蚀让卖出。在1998年至1999间“新国大”成立至倒闭前后,共斥资约3400万港币买入湾仔会景阁及阳明山庄两住宅。

  另据武姬撰文说,知情人透露更具有爆炸性的内幕消息:李鹏本人虽然早在1945年就加入中共,信奉唯物主义,但现在也居然信奉佛教。是因为他近年身体不好而滋生人生无常之念?还是对多年参与决策、包括1989年决策导致天怨人怒而陷入精神危机?不得而知。

  这一消息有待得到更多方面的权威证实。据分析家说,李鹏从何种意义上信奉佛教并不重要,但是,从他80岁了还为儿子的级别去找温家宝,说明他哪里真正“看破红尘”!

(《調查》特刊 第二輯)

Source: http://dailynews.sina.com/gb/chn/chnnews/ausdaily/20130522/182945669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