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enu
Categories Menu

Posted on Mar 30, 2006

新国大期货诈骗案震动京城 卷走3000多期民5亿元

一个在台湾作下期货诈骗大案后潜逃的通缉犯,改名换姓来到大陆故技重演,1997年6月至1998年7月期间,伙同他人以高额回报为诱饵,骗取4100余名客户的资金共计人民币5亿余元,除已支付客户高额利息1.7亿余元,实际诈骗金额3.2亿余元。至案发后,仍有2.8亿余元无法追回。然而他最终还是栽在了大陆警方手里。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5月29日,该犯在北京被执行死刑———期货巨骗在京伏法。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期货市场上的神奇人物———“麦克”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1998年初,期货市场还处在低迷状态,而地处北京崇文区幸福大街的新国大期货经纪公司却门庭若市,一枝独秀。这与京城二三百家期货经纪公司门可罗雀、交易冷清的局面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而实际上,这里面的绝大多数客户并不十分了解期货,他们参与期货交易,实际上都是冲着一个人来的。这个人叫“麦克”。在客户中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听太太的话,跟着麦克走。”麦克,台湾人,中文名字倪文亮,英文名字MICHAEL,50岁,其貌不扬,持伯利兹护照入境,自称是“国军上将”倪杰之子。在大陆,他的公开身份先后是上海、山东和北京三家期货经纪公司顾问。名义上是顾问,实际上就是公司的幕后老板。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对大多数人而言,期货是一个全新而陌生的投资领域。应当承认,有些投资者是在听了麦克蛊惑人心的期货讲座后进场的,但绝大多数投资者入市,则是因为他给出的诱人的许诺。麦克保证所有委托他作期货经纪人的客户保赚不赔,每月因人而异,按入金的10%至30%分红,换句话说,投资的年回报率高达120%至360%。一时间,到“新国大”开户的人蜂拥而至……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卷款逃走时连豪华奔驰跑车都不要了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然而,忽有一天,红红火火的新国大期货经纪公司突然人去楼空,顾问倪文亮不辞而别,连同客户的上亿元资金!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同时失踪的,还有新国大期货公司总经理高振宇、财务总监龚聪颖。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这一天是1998年7月的最后一个期货交易日,周末。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第一个发现倪文亮失踪的,是新国大期货经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郭连章。按照惯例,闭市后郭连章一般要与倪文亮互通电话,可7月31日这天晚上,郭连章多次给倪文亮、高振宇打电话,二人手机均未开机。郭觉得有些反常,当晚赶到倪文亮下榻的国际俱乐部饭店以及一些他平时常去的地方找人,没找着。第二天、第三天是周六、周日,郭继续在京城四处寻找。到8月2日(星期日)晚上,终于在朝阳区亮马河附近的白金汉宫停车场找到了倪文亮的奔驰230跑车,随后,又在其它地方找到了高振宇的奔驰300和龚聪颖的马自达323。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8月3日一开市,倪文亮、高振宇、龚聪颖三人仍未在公司露面。整整一天过去了,没有任何消息。这时,郭连章才怀疑三个人可能跑了,赶紧让财务人员查账,一查,发现公司收取的客户巨额保证金已经不知去向!郭连章大惊失色,连夜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立即采取行动,控制各海关口岸,在全国紧急通缉犯罪嫌疑人倪文亮、高振宇、龚聪颖,但没有发现三人的踪影。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后来据犯罪嫌疑人交代,卷款外逃实际上是倪文亮早已策划好了的。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早在1997年底,倪文亮、高振宇、龚聪颖三人分别化名林强、赵鹏、王蓓,以去美国商务考察为由,通过广州的陈惠芳从湖北嘉鱼申请了护照。1998年6月的一天,闭市后,龚聪颖打开自己掌管的3个保险柜,与倪文亮、高振宇一起把客户保证金1800万元现金装入事先准备好的10个大帆布旅行袋里,另外150万元人民币和28万美元分别装入两只密码箱,由倪文亮驾车将1800万元运到龚聪颖事先用林强的名字买下的一所公寓,次日晚又将钱转移到三元桥一秘密处。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通过秘密渠道,倪文亮已将客户的几千万元保证金分批秘密运出境外。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7月31日晚,倪文亮、高振宇、龚聪颖三人拎着装满人民币和美元的两只密码箱坐进奔驰跑车去白金汉宫洗浴中心。龚聪颖又将公司的三个女孩呼到洗浴中心,这三个女孩都是新国大公司的会计,平素与龚聪颖私交甚好。几个人洗了整整一个通宵。次日清晨5时,龚聪颖发给三个女孩每人10万元奖金。三个女孩高兴地回家了,而倪文亮、高振宇、龚聪颖三人则弃车“打的”去首都机场,直飞广州。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200万美元买“黑护照”企图逃往国外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到了广州,倪文亮从陈惠芳处取走三人的化名护照,当日便飞往桂林,准备从桂林出境。可是到了桂林,发现三人所持的化名护照上的签证与出境卡不一致,负案在逃的倪文亮、高振宇、龚聪颖没敢冒险闯关。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倪文亮觉得呆在桂林仍不安全,决定去上海避一避风。此时,倪文亮在台湾的一个青梅竹马的女友张台生,已按照倪文亮的指示,早几天以旅游者身份到达上海接应他们。倪等三人飞到上海后,匆匆躲进张台生为他们租好的一幢豪华别墅里。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在上海藏匿期间,倪文亮给陈惠芳打电话,托其办理三人移民泰国的签证。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陈惠芳,女,29岁,广州市景致旅运服务有限公司经理。1997年底,陈惠芳在收下倪文亮的200万元人民币、15万美元后,通过关系给倪文亮、高振宇、龚聪颖三人办了化名护照和假身份证。这一次,按照倪文亮的要求,陈惠芳一方面托人给倪等三人的化名护照做泰国移民签证,另一方面联系买外国护照。很快,一名自称是“几内亚比绍共和国特使”的卖主说,他手里不仅有该国投资移民护照,而且还有红色的外交护照,每本外交护照开价55万美元。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持外交护照享有外交豁免权。负案在身的倪文亮对外交护照更感兴趣,他提出买3本外交护照,外加35万美元送他们三人出境,先付145万美元,到了新加坡再付55万美元。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很快,145万美元由张台生汇到新加坡的一个账号上。随后,受张之托,台湾人陈××从台湾经泰国飞往昆明,9月1日与先期到达昆明等候的倪文亮见面。倪指示陈次日一早飞往广州,取陈惠芳办好泰国签证的3本化名护照,然后从深圳出境去香港,再从香港飞泰国,到泰国等候他们三个人。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手机信号被锁定在1平方公里范围内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倪文亮等三人失踪整整一个月了。根据海关方面的消息,倪文亮还没有出境,公安机关在全国特别是东南沿海地区进行了周密部署,展开深入侦查。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8月29日,在广州发现重要线索,并从陈惠芳的一个朋友那里查获出倪文亮等三人的化名护照。警方将计就计,制作了3本假护照交给陈惠芳的朋友,设套等候“鱼儿”上钩。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9月2日一早,台湾来的陈××揣着倪文亮给他的美元、港币、人民币各1万元酬金,兴冲冲地飞到广州,从陈惠芳的朋友处取走了倪文亮等三人的护照,然后“打的”直奔深圳。他哪里知道,他的活动全部在警方视线之中。在广州到深圳的高速公路上,警方将陈××截住。陈供出倪文亮现在昆明,使用从台湾带来的手机,号码是933065603。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此时,四处躲藏的倪文亮已成惊弓之鸟。陈××走后当天,他拨通陈的手机,没人接,他的第一个反应是陈出事了。倪文亮当机立断,带着高振宇、龚聪颖及那位“特使”离开昆明。当北京市公安局的侦查人员赶到昆明时,可惜晚了一步。倪文亮究竟躲到哪里去了?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北京、云南两地公安机关携手展开侦查,一方面在通往边境的各路口设卡,另一方面采取高科技手段,捕捉倪文亮活动的线索,最后确定其手机信号活动范围在云南石林一带。9月3日凌晨,经反复测试,倪文亮手机信号活动的范围被从10平方公里缩小到1平方公里,最后精确定位在石林宾馆!警方连夜紧急行动,驱车直扑石林。凌晨5时,在石林宾馆将倪文亮、高振宇、龚聪颖三人一举擒获,住在同一宾馆的所谓“特使”也同时落网。据倪文亮的交代,警方又赶到云南景洪,将陈惠芳等人抓获归案。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所有客户交易都出自信口杜撰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经警方查证,自吹有期货天份的倪文亮实际上是台湾通缉要犯,真名叫曹予飞,1950年1月5日生于台北。他也根本不是什么“国军上将”倪杰之子。1989年,曹予飞在台湾制造了轰动岛内的亚美银楼期货诈骗大案后逃走,十多年来一直被台湾警方通缉。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曹予飞逃到美国后,花5万美元购买了一本伯利兹国护照并更名为倪文亮(英文名字MICHAEL)。1994年,曹予飞持伯利兹护照以旅游者身份从香港入境。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此后,曹予飞频频出入广东、上海、北京等地期货交易场所,大谈所谓的“三大投资理念,期货十大秘籍,庄家操盘手法,散户走大户路线”等期货新概念。1996年12月,曹予飞东借西凑9万元,在北京东郊注册成立新东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自任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从事非法期货交易,并聘请28岁的龚聪颖为财务总监。后因新东亚公司违规,引起证券监管部门和公安部门的注意,狡猾的曹予飞决定关闭“新东亚”。他带着“新东亚”的客户搬到朝阳区尚家楼甲10号,换上另一块招牌“山东中慧期货经纪公司北京营业部”,开始做内盘交易。实际上,这个营业部并未获证监部门批准。鉴于曹予飞的“外籍”身份,他在营业部只能冠一个“顾问”头衔,可是说话绝对算数。山东中慧期货经纪公司指派总经理助理高振宇到北京营业部出任经理,负责业务监管。高振宇,26岁,1992年毕业于山东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从事技术工作,觉得没什么意思。1995年山东中慧期货经纪公司成立,他进入该公司,很快成为一名“期货高手”。有了“山东中慧”这块招牌,曹予飞名正言顺大张旗鼓地公开招揽客户。营业部成立仅3个月,曹就通过举办讲座、现场演示、客户盈利示范等方式迅速发展客户1000多人,吸收客户保证金约2亿元人民币。一开始,曹予飞还象征性地按正规做法做点儿期货,通过“山东中慧”进入期货市场炒作绿豆、大豆、咖啡、橡胶等等。到后来,干脆就直接蒙骗客户。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据公司员工回忆,曹予飞一般下午才在营业部露面,每日闭市后,曹予飞电话告诉结算部做没做单。如果做了单,结算部就按曹予飞通知的期货品种、买卖方向、成交价格和M单每一客户的资金数量两大部分数据输入电脑,计算出每一客户当天的期货成交数量。显然,这些交易全是曹予飞自己虚构的。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A单客户是自己下单或让曹予飞以外的经纪人代理。对于这部分客户的交易,曹予飞必须作“特别”处理。他以月薪20万元为诱饵,让高振宇在山东开设一个假盘房。在高薪的诱惑下,高振宇放弃监管职责,积极为曹予飞设假盘房奔走。他到山东济南用30万元注册成立了济南东泽商务有限公司,以该公司名义在济南一大厦内包了一间房,购置几台电脑,安上几部电话,雇了5名接单小姐,花80万元从山东中慧期货经纪公司租了一条期货实时行情信息线,便开始接受来自北京的所谓“期货交易指令”。但实际上,所有A单客户的交易指令根本就没有下到任何一家期货交易所,所有的“成交”都不过是在曹予飞的山东假盘房里进行的,所有的A单交易全出自曹予飞的信口杜撰。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而客户的巨额保证金,就这样全部被曹予飞不动声色地暗中截留了。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套”了一家国有企业来充门面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1997年,证监部门在年审时发现山东中慧北京营业部是一个非法机构,便责令该营业部立即停业、清退客户。就在曹予飞走投无路时,高振宇告诉他,亚运村有一家期货经纪公司要出售。这家准备出让的公司叫新国大期货经纪有限公司。经谈判,新国大公司同意以人民币380万元出售。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根据有关规定,收购方必须是全民所有制企业且总资产2000万元以上并连续两年盈利,显然曹予飞不具备收购主体资格,这时他想起了一个老客户。这个老客户就是郭连章,中国燕兴北京综合实业公司总经理。曹予飞向郭连章提出以燕兴北京综合实业公司的名义购买“新国大”,注册资金1000万元和收购款380万元由他出,并许诺收购成功后给郭连章月薪10万元,每年上交燕兴北京综合实业公司管理费30万元。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有了“新国大”这块新招牌,曹的诈骗活动进一步升级。中慧北京营业部关门,客户全部转移到“新国大”,客户也很快由1000多人发展到4000多人,吸收客户保证金累计达人民币5亿余元。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1998年7月31日,财务总监龚聪颖向曹予飞汇报,下星期一除要支付公司100多名员工的工资奖金900万元外,还要付客户利息几千万元,可是公司账上没有这么多钱。累计5个亿的客户保证金,除了以诱骗客户为目的将其中1.7亿余元返还客户本金、兑现高额利息外,大量钱款已被曹予飞转移至境外和用于挥霍。于是,曹予飞等当机立断决定出逃……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作奸犯科之徒终究逃脱不了应得的下场。2000年4月21日,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集资诈骗罪判处曹予飞死刑,以行贿罪判处曹予飞有期徒刑8年,合并执行死刑;以集资诈骗罪判处被告人龚聪颖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以集资诈骗罪判处被告人高振宇无期徒刑。三人不服,提出上诉。2000年12月14日,市高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终审裁定:驳回曹予飞、龚聪颖、高振宇上诉,维持原判。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原始报道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据新华社北京5月29日电 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4起巨额金融诈骗案的主犯曹予飞、唐天河、李天平、徐爱玲,今天分别在北京、株洲、青岛、石家庄被执行死刑。北京新东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曹予飞,在1997年6月至1998年7月间成立或变相收购了山东中慧期货经纪有限公司北京营业部等3家公司,伙同他人以高额回报为诱饵,骗取4100余名客户的资金共计人民币5亿余元。除已支付客户高额利息1.7亿余元,实际诈骗金额为3.2亿余元。曹予飞将其用于公司支出、个人挥霍或转移境外,案发后仍有2.8亿余元无法追回。此外,曹予飞为牟取不正当利益,还向中国燕兴北京综合实业公司总经理郭连章(另案处理)行贿人民币50万元。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于2000年4月21日作出一审判决,以集资诈骗罪、行贿罪并处曹予飞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曹予飞不服,提出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00年12月14日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特别术语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盘房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通俗地讲,是一个集中报单的屋子,期货经纪公司的电脑主机放在那里。期货经纪公司通过经纪人与客户签订交易合约后,必须将报单统一送到盘房,由盘房将交易信息发往期货交易所。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特别解析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新国大”期货诈骗案何以得逞 网易历史http://news.163.com/history/

  “新国大”案终于告一段落,但给许多客户造成的巨额损失却难以弥补。这起诈骗案为何能得逞?在对案件本身进行反思的时候,记者也采访了有关专家和该案的承办人员。中国人民大学金融学博士、期货专家黄埔认为,“新国大”案中,诈骗者最狡猾的地方在于他们在异地设立假盘房,通过传真的形式,让客户误以为每天交易正常,实际上资金却全部到了骗子的账户上。自1995年整顿期货市场以来,期市一直处于比较低迷的状态。期货不同于股票,表面上看投资回报率高,但风险大,而且要求客户具备一定的期货知识。由于期货交易是通过经纪人以合约的形式进行,个人无法直接操作,所以如果贪图眼前利益,很容易上当受骗。本案承办人员告诉记者,新型犯罪也给司法机关提出了新的课题。“新国大”一案与以往发生的外盘期货诈骗案不同,它是首例涉及国内期货案,犯罪数额之大,受骗人数之多,社会危害之严重,在北京地区甚至全国也是罕见的。曹予飞在开发客户方面,手段有其独到和高明之处,比如在期货讲座上现场演示炫耀自己作单水平高超、付给客户高息、对客户亏损进行“还原”、通过客户盈利效应吸引更多客户等。他还借举办名人网球邀请赛与领导人合影,并将照片放大悬挂在公司显眼处,以扩大公司影响、消除客户疑虑。当然,人性弱点被利用也是本案发生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本案受骗客户达4100多人,个人入金从几万到上千万元不等。这么多人拱手把钱交给骗子,究其原因,除了对期货一无所知或一知半解外,主要因为他们贪利心理被曹予飞充分利用。曹予飞以月息10%至30%吸引客户,多数客户赚了钱又把每月的利息转成本金入进去,连本带利滚动,直到案发血本无归。有的客户对期货略知一二,发现曹予飞公布的M单每日交易量异常,经常超过一个交易所的日成交量,也不是对曹予飞没有怀疑,但仍然把钱交给他,打着快进快出抢在骗子逃跑之前把钱挣足的如意算盘,甚至安排亲属当曹予飞的司机看着他,结果仍然不免被骗。(张靖 夏秋燕)

Source: http://news.163.com/06/0330/19/2DG2BK68000112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