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enu
Categories Menu

Posted on May 17, 2014

王维洛:三峡集团人事调动的真实原因

三峡集团公司的曹广晶和陈飞被调离,成为国内外媒体关注的焦点。如果仅仅涉及工程招投标的暗箱操作、分包及亲友插手工程建设的问题,而不是三峡工程出了严重问题,中国的决策层也不会有如此大的动作。

 

虽然纸面上写防洪是三峡工程的第一也是最主要目标,但是真正的第一目标是发电。李鹏曾模仿座山雕说:水轮机一响,黄金万两。江泽民在三峡工程截流庆功会上说:三峡工程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水电工程。

 

三 峡工程装有二十六台七十万千瓦的水轮机发电机组,共计一千八百二十万千瓦,计划平均每年发电量八百四十亿千瓦小时;而世界第二的巴西巴拉圭伊泰普工程发电 装机容量只有二十台七十万千瓦的水轮机发电机组,共计一千四百万千瓦,平均每年发电量九百亿千瓦小时(二○○八年曾达到九百四十六点八亿千瓦小时)。为了 保证三峡工程的世界第一,三峡工程又增建了地下发电站,再加六台七十万千瓦的水轮机发电机组,共计二千二百四十万千瓦。二○一二年三峡工程以伊泰普工一点 六倍的发电装机容量共发电九百八十一点零七亿千瓦时,超过伊泰普工程,夺回世界第一的称号。

 

好景不长,二○一三年三峡工程发电量只有八百二十八点二七亿千瓦时,比二○一二年减少百分之十五点六,三十二台发电机组尚未达完成二十六台的任务,再次失去世界第一的称号。

 

长江水电损失超三百亿元以上

 

三峡工程的全部发电机组归长江水电所有。长江水电将二○一三年发电量减少的原因归之于长江上游来水量的减少。但是这不是真正最主要原因,因为三峡大坝下游的葛洲坝电站二○一三年的发电量只减少了百分之四点七。

 

造 成三峡工程发电量减少的主要原因是,三峡发电机组的多次长时间的非计划停机修理。最初长江水电把问题归结为设备老化。三峡电站的发电机最早的二○○三年投 产,最晚的二○○八年投产,最长才运转了五到十年的时间,分明是发电机质量差的问题。后来长江水电又在解释时指出三峡工程发电机组的寿命只有四、五十年。 原来三峡工程不是一个利在千秋的工程,三、四十年后,中国老百姓还得再投资全部三峡工程的发电机组。

 

自从传出发电机组的寿命只有四、五十年的消息后,长江水电的股票从二○一三年五月二十一日的每股七点八二元下降到二○一四年三月十日的五点五七元,下跌百分之二十九,损失三百亿元以上。

 

也 许曹广晶和陈飞都不知道,三峡工程的经济使用年限,是江泽民和李鹏的专利。在三峡工程上马之前,有混凝土专家上书中央政府,指出三峡工程的经济使用年限为 五十年。而江泽民认定三峡工程的经济使用年限在五百年以上,李鹏则认定在千年以上。如今长江水电为摆脱自己的困境,泄露了发电机组的经济使用年限,让江泽 民和李鹏十分尴尬也十分恼火。长江水电损失三百亿元以上,使得家族利益受到巨大损害,曹广晶和陈飞走路是必然的结果,而非江泽民和李鹏有什么矛盾。

 

为保发电放弃〝排浑蓄清〞计划

 

三 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时面临两大问题,一是水库淤积问题,一是水库移民问题。当时有两个迷人的概念,〝排浑蓄清〞和〝就地安置〞。二○○○年朱鎔基让近二十万 移民异地安置,戳穿了〝就地安置〞的谎言。据说〝排浑蓄清〞可以解决水库的淤积问题。〝排浑蓄清〞就是每年六月初起到九月底止,将三峡水库坝址处的水位控 制在海拔一百四十五米的低水位,利用汛期水流量大的优势,将淤积物冲出水库(排浑);每年九月底将址处的水位提高到海拔一百七十五米高水位(蓄清),有利 于发电。

 

美国加利福尼亚贝克莱理工学院里奥帕特教授早就指出,〝排浑蓄清〞是没有经过实验证明能够成功的措施。三峡工程几次汛后蓄水未能 成功达到海拔一百七十五米后,放弃了经全国人大批准的〝排浑蓄清〞运行计划,为了保发电利益,提高浑水期的蓄水位,并在汛期后期就开始提前蓄水,以保证水 位能提高到海拔一百七十五米。二○一二年参加全国人大会议的重庆代表团更提出建议,将汛期控制水位提高到海拔一百六十米。放弃〝排浑蓄清〞运行计划,提高 汛期控制水位,提前蓄水,这些都说明,三峡工程的防洪效益和解决淤积问题都服从于发电这个第一目标。

 

再挖一条长江?重庆港下移万州

 

建造三峡工程可以使万吨轮船从上海直达重庆。邓小平相信,王震也相信。三峡工程投入运行已经十一年了,没见过一艘万吨轮船、也没有见过一支万吨船队从上海直达重庆的。

 

目 前,三峡船闸的通过能力已经饱和,双向最大的年通过能力也就是约七千万吨,其余的要靠车辆翻坝来弥补,船闸加车辆翻坝的双向最大的年通过能力也就是一亿多 吨。现在等候通过船闸的时间,少则一、两天,多则近一个月。最近李克强在重庆视察长江航运时连叹可惜。有人建议再挖一条长江,有人建议再造新的过坝船闸, 有人建议修过坝铁路,就是没有人指出,三峡工程对长江航运的致命影响是扼杀了长江航运发展的潜力。

 

由于水库淤积严重,目前三峡水库的航道 呈明显分级:涪陵以下常年库区航道水深可达到四点五米,可供大型船舶及豪华邮轮使用;涪陵至重庆朝天门航道,淤积严重,现依靠挖泥船维持水深三点五米,但 是每年还是有约三个月的时间大型船舶及豪华邮轮无法上行至重庆主城。重庆朝天门以上五十九公里航道,最小维护水深只有二点七米。涪陵以上航道的淤积将迫使 重庆港下移到万州,李克强到万州考察码头,就是为此做准备。

 

诱发地震和滑坡

 

水库诱发地震可能引起构造性地震和非构造性地 震,而中国的一些专家认为水库不可能诱发构造性地震。二○一四年三月二十七日秭归发生四点三级地震,震源深七公里,三月三十日再次发生四点七级地震,震源 深五公里,两次地震震中距三峡大坝仅二十三公里,距三峡水库不足一公里。二○一三年十二月十六日巴东发生五点一级地震,震源深仅五公里。无论是巴东地震还 是秭归的两次地震,中国专家都否认它们和三峡水库有关系。

 

曹广晶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解释说:〝水库蓄水会诱发或更准确一点应该叫触发地 震,但地震的震级不会超过该地区构造地震的水平,世界上已经建成的大型水库几十万座,关于诱发的研究成果很多,结论都是一致的。〞曹广晶是在误导舆论。 S.K.Guha在《诱发地震》(Induced Earthquakes)一书中指出,世界上最著名的印度柯伊纳水库诱发地震,中国新丰江水库诱发地震的震级都超过了该地区历史最高地震震级。

 

原 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在解释舟曲滑坡原因时,指出四川五一二地震震松了舟曲的山体,极易垮塌。同理,三峡水库形成后,地震次数明显增加,虽然很多是人难以 感觉到的小地震,但是这些小地震就像震动筛一样,震松了水库两岸的坡体,加上水库水位三十米的上升和下降,使之极易产生滑坡。因滑坡问题巴东县城已经三次 搬迁,同样因为滑坡问题需要搬迁的还有秭归、巫山和奉节新县城和其他许多村镇。而再次搬迁这些城镇的费用将超过三峡工程的全部价值。所以只有等到三峡工程 的决策者过世之后再着手进行此事,资金还是要让全国老百姓承担。这就是三峡工程已经〝完工〞五年,但是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还一直没有取消的原因。

 

曹广晶和陈飞面对三峡工程呈现的严重问题束手无策,平级调离则是推卸责任的最好办法,而绝不是打老虎拍苍蝇的结果。

 

文章来源:《动向》

http://www.ntdtv.com/xtr/gb/2014/05/18/a11103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