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enu
Categories Menu

Posted on Feb 27, 2014

三峡集团招标沦为腐败温床:2014年前几乎全内定

独家还原三峡集团利益输送链:被指集资建设“福利房” 招投标涉嫌沦为腐败温床

本报记者 王媛 特约记者 刘涛 发自宜昌

“三峡集团每年招标的工程总规模至少在100个亿以上。2014年以前,绝大部分都没有经过正规招标,说暗箱操作是客气了,实际上全是‘明箱操作’。”2月25日,一名多次参与三峡工程招标的匿名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三峡工程,目前为止是中国最大规模的工程项目。为建设三峡,经国务院批准,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于1993年9月27日成立,2009年9月27日更名为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

2013年10月29日至12月30日,中央第九巡视组对三峡集团公司进行巡视,问题冰山才开始破出一角。近日,巡视组更是直指三峡集团存在工 程建设项目的招投标暗箱操作、分包及亲友插手工程建设等问题。此外,三峡集团在重大事项决策方面,不规范不透明,选人用人决策问题非常突出。

“巡查已引起集团内部大地震。在三峡内部,领导及相关亲属染指工程招标、输送利益的事不计其数,已是公开的秘密。领导,分门别派,甚至个别退休 的老领导,也继续插手其中。目前集团上下人心惶惶,随时牵一发而动全身,拔出萝卜带出泥。”三峡集团一名不愿具名的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感叹道。

此外,审计署连年的审计报告都在不断指出,三峡工程存在 “违规资金管理”、“移民款项被挪用”、“消费管理制度不完善”等多种财务问题。

针对巡视组日前反馈的巡视情况,三峡集团紧急做出反应,表示正以“钉钉子”的精神抓好反馈意见的整改落实,将坚持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严肃查处违纪违法案件。

“曾被评标评委索贿100万”

在三峡工程的建设中,招投标环节成为了滋生腐败的温床。

连日来,多名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举报称,三峡集团位于三峡坝区的培训中心,目前正处于施工过程中,但当时的中标者—中国华西企业股份有限公 司的人员却并没有进场,而是将工程转包给其他公司。而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建筑单位工程中标之后,不能全部转包,或全部分包给其他单位施工。

这其实是一桩发生在两年前的离奇投标旧案。

提起此事,武汉某公司的员工刘虎(化名)至今仍感到颇为气愤。“我们的报价最低,只有7000多万,另一家企业是8000万,最后却都被一家报价1亿的企业挤走。最可气的是,三峡方面明知该企业存在违规投标行为仍让其中的。”

2012年3月12日,三峡集团作为招标人,委托其全资子公司三峡国际招标有限责任公司对其位于三峡坝区的培训中心,进行建筑、室内装修及景观改造的工程招标。

当时,三峡方面对投标人的业绩作了明确规定,同时,为了防止投标人的项目经理在其他在施建设工程项目中担任项目经理,招标文件中还特别强调投标 人必须将项目经理的《一级建造师执业资格证书》和《一级建造师注册证书》作为投标文件的一部分,压在招标公司,直至招标人确定中标人后退还。

当年4月,刘虎向三峡集团招标委员会发出实名举报信,举报投标人之一的中国华西企业股份有限公司的投标存在违规行为。主要的举报内容是,华西公 司的项目经理何大平、项目技术负责人吴晓凤均有在施建设工程项目,且查明该项目是四川省图书馆新馆建设项目;其次,华西公司主要人员何大平、吴晓凤并无酒 店精装修业绩。最重要的是,该公司提交的相关证书涉嫌造假。

同月,三峡集团最高层、招标委员会以及招标公司向相关部门转发了举报,并展开调查。

随着调查的深入,刘虎发现重大秘密,即经成都市建设委员会建筑管理处的查询显示,华西公司于当年5月2日办理了四川省图书馆新馆建设项目项目经 理的变更手续,而何大平作为该项目的项目经理,其《一级建造师注册证书》在此之前却一直压在成都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建筑管理处。这意味着,华西公司提交给招 标公司的何大平的《一级建造师注册证书》是仿制证书,这个猜测经四川省建设厅执业资格注册中心得以证实。

但令刘虎极度意外的是,三峡方面依旧宣布华西公司为中标候选人。

“2012年5月22日,三峡招标委员会按照三峡集团某领导的要求,书面答复我,称异议事项均不属于招标文件规定的重大偏差,华西公司的投标没 有违反法律法规及招标文件的规定。随即,招标公司向华西公司发出中标通知书。”刘虎不断感叹说,在当年举报的过程当中,三峡的某位领导曾亲口向其表示,工 程中造假的问题很普遍,在三峡就更普遍了。就算举报的问题是事实,但是集团这么多年的规矩是,一旦宣布中标,就不会进行撤除。

据刘虎回忆,当时在评标过程中,评标委员会评委曾向其索要100万贿款,以保证稳当中标。不过刘虎拒绝了其索贿,并保留了相关证据。

对于上述举报问题,时代周报多次拨打华西公司总部电话,但均未能联系上华西公司进行求证。而时代周报记者2月26日拨通了三峡国际招标公司相关办公人员杨林的电话,对方在得知记者采访意图之后,拒绝了采访要求。

“2014年前招标全是明箱操作”

今年是张西川(化名)承接三峡各种工程的第八个年头。不过他决定洗手不干了,因为“三峡没有规矩,投标的环境太差了” 。

张西川在三峡投的最后一个工程,是宜昌长江电力(6.10, -0.03, -0.49%)钢结构检修厂的改造工程。

“当时第一轮综合报价等各方面排名第一,进入第二轮评审,根据招标文件,评分的时候具有3A资信的企业应加1.5分,但专家在这一栏却给了个0 分。”据张西川回忆,“当时中标的企业明显是三峡内定的,原本在第一轮差了十几分的企业,经过专家的操作,反而多了0.9分,硬把我们挤掉了。”

最后,由于“工程内定”太过明显,引起其他8家企业不满,三峡集团给予每家企业6万元“赔款”。

而来自成都的王金平(化名)则告诉记者,三峡招标有个要命的潜规则,就是评标委员会的专家私相授受,毫无监督可言。

“三峡内部自己有一个30多人的专家库,每次评标组5-7名委员中都由集团内部派出一人,担任组长的角色,再从专家库里摇出其他几位专家。按规 定评标前各位专家身份应该保密,但三峡却会在评标前组织开会,贯彻领导的‘指示’,影响评标结果。在评标时间频频出来与投标人密会,碰头,受贿的场景司空 见惯。”王金平表示。

而按照国家规定,评标委员会的专家成员应当从省级以上人民政府有关部门提供的专家名册或者招标代理机构的专家库内的相关专家名单中确定,评标委 员会成员不得与任何投标人或者与招标结果有利害关系的人进行私下接触,不得收受投标人、中介人、其他利害关系人的财物或者其他好处。上述的行为明显不被法 律允许。

据张西川透露,三峡工程暗箱操作、内定人选的情况极为普遍。例如,三峡位于成都地区的四大总部之一,耗资4亿豪华装修的三峡大厦,就存至少两个问题招标。三峡大厦室内装修工程第一标段施工工程,原本中标的是苏州金螳螂(18.21, 0.56, 3.17%)建筑装饰公司。但是由于集团内部某位领导的插手,最后真正进场施工的却是浙江亚厦装饰公司。

“此外,成都三峡大厦简直是建筑工程行业的一个笑柄,因为截至去年底,建设局还没对其验收,没下验收合格证,但三峡的员工照样搬进去,这相当于 是违规建筑。”据张西川表示,这是因为当时华西集团装饰公司公开借广东装饰总公司的资质违法获得的装修二标段的工程,但人员、社保等都对不上号,规划局更 曾向其提出警告,一系列必要的手续自然也下不来。

对此,三峡集团官方人士向时代周报表示并不了解情况,需作进一步了解。

随着巡视组调查的深入,三峡集团个别领导已开始接受调查。此前三峡集团机电工程部原主任饶道群被传已于2013年11月起接受纪检部门调查。

拿地建“钓鱼台”疑利益输送

2月23日,宜昌开发区发展大道,对外称呼为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宜昌生活基地的住宅项目正处于热火朝天的施工中,楼盘取名为“钓鱼台2号”,也颇为霸气。

不过,这个霸气外漏的住宅项目,在宜昌本地却十分低调和神秘。

时代周报接触的多位三峡集团内部员工均向记者表示,钓鱼台2号是三峡集团集资建的福利房,早在2012年10月,单位就通知内部员工进行登记,小区每平方米的价格是3200元左右,但是不管员工有车与否,每户至少需要捆绑购买一个7万元的车位。

三峡集团子公司长江电力一位员工告诉记者,内部认购时,单位小区只有一张图纸,但是员工必须先交4成左右的预付款。待房子建成以后,需要按职位级别和工龄进行摇号选房。

施工人员告诉记者,钓鱼台2号自去年7、8月开始施工,预计明年上半年会完成,这个楼盘规划建立8栋32层的住宅。

三峡集团职工活动中心离退休办的工作人员则向记者证实,目前正施工建设的钓鱼台2号地,所建住宅是普通职工居住,而钓鱼台1号地上的房屋将建在 梅子垭水库边,都是些低矮的小高层,是给三峡集团高管配置的。“给领导配置的1号小区均价差不多是3600元每平方米,只比2号区多几百块钱,但是地段等 各方面优胜不少,我们相当于是给领导‘平均掉了’。”一退休职工说。

但记者却发现一个奇怪现象,按正常程序进行招拍挂的从头到尾只有一家名为湖北东亚实业有限公司的企业,那这块地跟三峡集团又有什么关系呢?

招拍挂信息显示,2011年12月26日至2012年1月6日,名不见经传的武汉企业—湖北东亚实业有限公司分别摘得G(2011)78号、 79号两宗土地,土地面积分别是136.46亩、161.45亩,分别耗资1.2562亿元、1.4630亿元。两宗地土地单价约为90万元,每平米约 1350元。

据记者了解,湖北东亚此前从未在宜昌当地从事房产开发业务,实力一般。而发展大道新区被宜昌市列入规划的新生态园林示范居住片区,项目周边已有 清江润城、未来城等楼盘,聚合效应凸显,土地寸土寸金。当地行业人士分析,如果不是三峡集团凭借业内影响获得当地政府支持,湖北东亚想在这个地段拿到土 地,或许不会太顺利。

2013年,湖北某拍卖公司发布未来城项目背后一宗商住用地,起拍价已到每亩180万元,毗邻的郭家湾夷G(2013)77号地块,商服用地起 拍价每亩205万元。而夷G(2012)13号宗地,湖北晋远投资拿的商服土地单价超过198万元,夷G(2012)12号宗地,商服土地单价也有118 万元。

三峡集团内部员工对此也讳莫如深,只是表示:“这块地是集团公司跟政府谈下来的,里面的关系很复杂。”

这是否意味着,三峡集团暗藏于背后,利用湖北东亚完成表面手续,以达到拿地建福利房的目的,同时湖北东亚也相应获得开发房地产的利益。

记者获悉,湖北东亚股权结构为:毛振华[微博]持股50%,杜兵持股30%,毛振亚持股10%,毛振东持股10%。毛氏三人为同胞兄弟。实际承接钓鱼岛项目的宜昌东亚置业有限公司则是湖北东亚的子公司,占股99.9%,法人毛振东占股0.5%。

毛振华一手创立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并于2006年与全球著名评级机构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签订协议,成立合资公司中诚信国际。多年来,三峡集团及旗下子公司是中诚信国际的重要客户。

湖北东亚实业有限公司负责业务的胡先生向记者表示,“三峡跟我们有协议,委托我们开发,2号地是给三峡代建的,相当于三峡内部员工的福利房,将来剩下的房子则会当商品房卖”。

毛振东也向时代周报表示,楼盘是为三峡定向建设,是三峡的集资房,“我们和三峡之间实际上是一个团购的协议。”

面对集资建福利房的问题,三峡集团官方人士则向记者一口否认:“小区是商品房,不是福利房。”

垄断资源被指侵占公共利益

三峡集团所垄断的资源之巨,也令人瞠目结舌。

截至2012年底,集团资产总额3749亿元,净资产2250亿元;从业人员16193人。目前,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共有11个全资和控股子公司。

国家授权其开发建设金沙江下游溪洛渡、向家坝、乌东德、白鹤滩四个巨型电站,正是目前三峡集团的国内重大开发项目。三峡集团计划到2020年, 装机规模将达到1亿千瓦。依赖于国家层面授权开发、运营重大水利水电工程,三峡集团的体量迅速庞大,即便对工程附属旅游资源的霸道攫取也变得顺理成章。

正因如此,三峡坝区旅游资源也由三峡集团下属公司长江三峡旅游发展公司来独家经营。此前,政协委员炮轰三峡垄断公共资源,一度成为舆论焦点。在 更早前的全国两会期间,渝鄂两地代表就三峡大坝收取高额参观门票提出质疑,“全国人民通过在电费中交纳三峡电力基金、各省市通过对口支援三峡工程移民的方 式,无偿支援三峡工程建设”,因此,“全国人民应该有权来免费看看三峡大坝”。

不过,在12位专家上书事件后,长江三峡旅游发展公司辩称绝非垄断,只是独家经营。仅2012年,三峡大坝旅游区年接待游客180万人,营业收入突破3亿元。从1996年算起,三峡大坝旅游区累计接待游客数量超过1500万人。

记者了解,任何公司、旅行社和个人必须买门票才能获准进入景区。三峡坝区旅游门票票价每人105元,交通费35元,宜昌大三峡国旅工作人员表示,只有购买门票,才给车辆开具有效期一天的通行证,到坝区景区后,还得换乘三峡旅游公司的大巴。

根据行业测算,三峡大坝旅游区每直接收入1元,民航、铁路、公路可增加收入20元,相关消费业可增加4.3元,旅游收入每增加1元,可带动第三产业增加10.7元,三峡库区每年百万游客为宜昌贡献约11%的GDP。

“三峡坝区旅游应该放开,更应该免费。”中国水运报记者桂慧樵观点明了。68岁的桂慧樵曾在2006年发起成立反三峡旅游垄断联盟,向全国发布反三峡旅游垄断倡议书,呼吁开放三峡专用公路,让该道路的使用权和管理权回归社会、服务人民,让坝区旅游得到充分竞争。

[记者手记]谁的三峡?

王媛 发自广州

“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三峡工程,由于其照亮中国的美好愿景被广泛宣传,国家的自然资源,人民的血汗心力,全部为其所用。

当初决定建设三峡工程,国家没有足够的资金,解决的办法就是建立三峡工程建设基金。有媒体估算,从1992年至今,全国人民交给三峡工程的钱超过5000亿元。

三峡是名副其实的“人民的三峡”,但事实却是,20年过去了,随着三峡工程发电量的增加,三峡集团的收入节节攀升,百姓生活中实际收取的电费却远高于当时预算的价格。

不仅如此,三峡沦为私人定制的牟利机器才叫人痛心疾首。

根据巡视组和审计署的报告,三峡集团内部人员多年来利用各种方式侵占国家资产、垄断公共资源、贪腐浪费、输送利益,几乎到达失控的地步。

有人向财政部、国务院三峡建委办公室、三峡集团、国资委[微博]、国家电网[微博]申请公开三峡基金的信息却处处碰壁。三峡集团开发举世瞩目的三峡工程,成为世界数一数二的水电开发企业,因国有独资背景,其央企身份在各种社会事务中如鱼得水,受到特别“保护”,多年来基本不受监管。正因如此,三峡工程到底肥了谁才更应该被追问。 Source: http://business.sohu.com/20140227/n39572982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