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enu
Categories Menu

Posted on Feb 16, 2015

王维洛:郭玉闪、传知行和三峡工程

转自:《中国数字时代》每日电邮 2015/02/15

传知行的创办人郭玉闪是三峡工程反对派的新领军人,写过不少关于三峡工程的文章。郭玉闪和传知行追查近两千亿元的三峡基金具体去向,虽唤醒民众但得罪了权贵利益集团。因批评三峡工程入狱的有戴晴、何克昌、温定春、王小宁等,如今又多了一个义士郭玉闪。

一、“北大坐牢,清华做官”,郭玉闪被正式逮捕

一年前,中国的网络上、报刊杂志上和电视广播中传播很广的一条消息就是三峡集团的腐败。三峡集团内部人士也承认:“腐败现象多得很,基本一查一大片,如果真的要严办,牵连很广。而目前暴露的问题,尚属小问题。”因触及老老虎李鹏等权贵家族的势力范围,至今无人敢碰。一年过去了,除了三峡集团的两位老总平级调动、安全过关外,领导层中没有查出一个腐败分子,也没有查出一件腐败事实,更不要说有哪个负责人因贪污腐败而锒铛入狱的。

相反,三峡工程反对派的新领军人、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创办人郭玉闪于2014年10月9日凌晨两点被北京警方闯入家中强行带走,并没收了电脑及硬盘和文件,罪名是涉嫌“寻衅滋事”。86天之后,2015年1月3日北京警方以一个与“寻衅滋事”毫无相关的“非法经营”罪名将郭玉闪正式逮捕。真可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郭玉闪毕业于北京大学,获得政治经济学硕士学位。在德国的教学体系中,政治经济学只是指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说。在中国,马克思的理论是官方的指导思想。所以说郭玉闪是精通指导思想的“违法者”(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说,中国没有异议人士,只有违法者)。中国社会对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有这么一个评价,“北大坐牢,清华做官”。看来郭玉闪用自身的经历再次证实这个评价。

二、郭玉闪是三峡工程反对派新的领军人

郭玉闪是三峡工程反对派新的领军人,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是三峡工程反对派聚会的场所,三峡观察网——中国长江三峡工程研究(sanxia2008.org是三峡工程反对派的信息交流平台(现在已经被病毒入侵)。

把三峡工程反对派的领军人抓入监狱,之前已经发生多次,戴晴(1998年)、何克昌(2001年)、温定春(2001年)、王小宁(2002年)等等。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领导小组副组长、技术总负责人潘家铮曾说过:“那些反对三峡工程的人对三峡工程的贡献最大。”不知道潘家铮所指的贡献最大的反对三峡工程的人中是否包括戴晴、何克昌、温定春、王小宁还有郭玉闪?在笔者的记忆中,每当三峡工程进展不顺利或者遇到一些大问题时,就有一些反对三峡工程的人需要做出最大的贡献,乃至献出人身的自由,献出说话写文章的自由。

郭玉闪撰写的关于三峡工程的文章不少,如《三峡工程很可能会是一场大灾难》,《三峡工程的代价》、《你未必熟悉的三峡工程历史》、《黄万里:我为何反对上马三峡工程?》、《钱正英在三峡工程上的历史责任》等等。

三、三峡工程是一场生态、社会和经济大灾难

郭玉闪在2011年发表的《三峡工程很可能会是一场大灾难》一文的开篇写道:“三峡工程很可能会是一场大灾难。这场灾难会带来的后果,虽然尚未发生,但早为人所料。世间大概再没有比事前知道恶果却又无力阻止更伤心的事情了。”

三峡工程将是一场大灾难,这不但被黄万里、侯学煜、陆钦侃、方宗岱等反对派所一再指出,而且也被在三峡工程可行性报告的专业报告上签字的专家如陈国阶、谢鉴衡、戴定忠以及生态环境组的专家所指出。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生态环境组的结论是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是“弊大于利”,生态环境组的专家是在这个结论上签的字。泥沙组副组长谢鉴衡临死之前说,“三峡工程建成30年内,不论是坝区或变动回水区,泥沙淤积均不会对航运和发电造成不良的影响。”但是他不能保证30年之后,因为那时排沙深孔都会被淤塞。戴定忠更是以十分隐晦的字句指出三峡工程运用80年后的三峡库区灾难性情景:以三峡大坝处海拔145米为基点,三峡水库的水力坡度恢复到建坝之前的水平(这是三峡水库达到冲淤平衡的条件),这和方宗岱所说的“重庆和上下游一些城镇,将成陆沉之势”是一个意思。

现将郭玉闪在文章中提到的大灾难和最近的一些发展记录在下:

第一:长江水量减少。近年来西藏高原的冰川融化加速,长江源头水量有所增加(并非好兆),但自2003年三峡水库蓄水以来,宜昌站的平均径流量仅为3957.5亿立方米,较论证中的4510亿立方米减少了12.25%!这个减少趋势将继续加剧。其主要原因是长江干流中上游以及各支流上密集的水库大坝工程的建设,水面蒸发、水库渗漏和人工取水工程都会导致下泄水量的减少。流经北京的永定河过去平均每年流量20亿立方米,但继官厅水库后又建造了五百多座水库,致使永定河水资源干涸,这是前车之鉴。

第二:长江生态系统崩溃。长江里原有175种特有物种,近年来已经有一半以上找不到了。白鳍豚遭受结构性的灭绝,中华鲟已经不能自然繁殖。对自然生态的变化,动物比人类更加敏感。当鱼类灭绝时,人类的生命还能正常延续吗?

第三:江湖关系失调,湖泊生态系统面临死亡。由于三峡工程和上中游的大坝工程抢水满足发电利益,加上南水北调和其补救工程的影响,长江下游水量大大偏离自然流量。又受清水下泄影响,长江干流河道切深,使得长江和两岸湖泊的关系失调,鄱阳湖、洞庭湖和洪湖等湖泊经常湖底见天,湖泊生态系统面临死亡。如何救治,用新工程救旧工程,还是改换思路,面临选择。

第四:入海泥沙量剧减。为了阻止黄万里所预测的重庆港被淤死的情景在短期内出现,加紧建设了三峡水库上游的水库大坝,拦截砾石和泥沙,导致长江入海泥沙急剧减少。不但失去每年能新增加的陆地,而且会造成海岸线后退,海水倒灌,其中上海、江苏受害最大。

第五:放弃防洪目标,放弃排浑蓄清运行计划,175米水位难以保持。为保证发电利益,已经放弃了排浑蓄清的水库运行计划,未经全国人大批准将蓄水时间提前到八月底,致使三峡工程的第一目标防洪无法再实现。虽然长江三峡处洪水多发生在每年的七、八月,但是实测到的最大洪水则是发生在九月。2014年能保持三峡水库坝址处正常蓄水位至海拔175米的时间只达一日。

第六:地质灾害增加。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认为不稳定的库岸只有四百多处,现在仅重庆库区的滑坡岩崩地段就超过一万多处。三峡水库自2003年蓄水以来至今已经十一年半了,地质灾害并没有像一些专家所预计那样,十年内可以达到新的稳定,而是继续发展。三峡水库蓄水后地震次数明显增加,虽然还没有发生可行性论证报告中认为可能发生的6.5级地震,但是频繁发生的人难以感觉到小地震导致库区地质结构更加松碎,更容易发生滑坡岩崩和泥石流。2003年三峡水库蓄水一个多月后就发生树坪滑坡,死亡二十余人。2014年三峡库区巫溪县、云阳县、奉节县和秭归县发生滑坡,死亡超过七十人,三峡库区地质灾害不死人的说法已经是神话。巴东县城已经四易城址,巫山、奉节等县城也必然要走这一步。

第七:长江自净能力减弱,污染物浓度增加。河流的功能之一是自净,流水才能不腐。三峡大坝的建设,使河流的流速减少三分之二,自净能力大为减弱,污染物浓度增加近80%。这就需要新建污水处理厂来弥补。虽然根据官方的数据,三峡水库的水质仍保持在二级和三级,但是库区没有一个城镇将三峡水库作为生活饮用水源,可见水质差的真实一面。

第八:扼杀了长江航运发展的潜力。三峡船闸的通过能力已经饱和,再挖一条长江、再建一组船闸的呼声响起。三峡水库清水下泄,造成葛洲坝下河道切深,枯水期葛洲坝船闸的进闸航道的水深不足,很可能造成长江航运的中断。三峡库区部分区段淤积严重,目前只能依靠机械挖沙维持。重庆港淤积问题也展露出来,重庆港因淤积问题下移到寸滩最后乃至万县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了。

第九:三峡移民状态堪忧。三峡工程的真实移民人数一直是个谜。郭玉闪在文章中引用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鲁家果的数据,重庆库区移民总数将达137万余人,超出移民计划42万余人。加上湖北库区移民26万余,总计163万人,比全国人大批准的113万多出50万人。目前三峡工程移民中的一大部分处于无土地、无工作、无前途的三无状态,依靠社会救济生活。库区企业空化,地方政府负债累累。要实现2020年让移民的生活水平达到重庆和湖北的平均生活水平的目标,还需要和三峡工程相同投资或者更多。

四、郭玉闪击中利益集团的要害

第十:三峡工程资金的百分之九十三点四来自百姓。三峡工程的真实造价和资金来源更是一个谜。作为经济学者,郭玉闪对此有深入、独特的研究。从1980年邓小平听取魏廷铮的三峡工程汇报,工程总造价95亿元,到三峡工程论证的361亿元(1986年价),1992年全国人大批准的570亿元(1991年底价),1995年的954亿元(1992年价),1998年的2039亿元,乃至1995年秋陆佑楣回答朱熔基副总理对总投资的询问时所报的6000亿元,郭玉闪是了如指掌。

传知行的研究员任星辉于2009年10月12日,向财政部递交了“公开有关三峡工程建设资金的相关信息”的申请书,财政部拒绝提供具体信息。2010年1月26日,任星辉向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递交诉状,状告财政部。虽然最后没有成功,但引起全国巨大震动。

根据国家审计署发布的2013年第23号公告:长江三峡工程竣工财务决算草案审计结果,截至2011年12月底,三峡工程建设资金投入2078.73亿元。其中:三峡工程建设基金1615.87亿元,向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出售发电机组收入350.31亿元,电网收益再投入110.69亿元,基建基金等专项拨款1.86亿元。

三峡工程建设资金投入2078.73亿元中包含了输变电工程资金投入348.59亿元。扣除输变电工程资金后的三峡工程建设资金为1730.14亿元,其中1615.87亿元来自三峡工程建设基金,也就是说百分之九十三点四的建设资金来自三峡工程建设基金。三峡工程建设基金是中国百姓从口袋里掏出来的钱。1992年全国人大通过兴建三峡工程议案后,国务院决定全国(西藏、贫困地区的农业排灌用电、县及县以下的孤立电网除外)用电加价3厘钱/千瓦时,与葛洲坝电厂上交利润一并作为三峡基金,专项用于三峡工程建设。十几年来,全国用电量每千瓦时加收的数额几经调整,受益地和经济较发达地区有所增加,最高达每千瓦时1.24分。也就是说,从1992年开始,每人消耗每度电至少要贡献给三峡工程3厘钱。至2011年12月底中国百姓共缴纳三峡工程建设基金1615.87亿元!

作为最主要投资者的中国百姓从三峡工程的平均每年二百多亿元的发电收入中是分文未得。三峡工程的2250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已经私有化了,全部的发电收入归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所有。根据国家审计署的公告,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购买发电机组仅仅花了350.31亿元。

2010年以后,三峡工程建设基金改称为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主要用于解决后三峡问题等。三峡后续工程就是为三峡工程擦屁股的工程,解决三峡工程造成的后续负面影响。2011年重大水利基金实际收入214亿元,2012年收入预算237.6亿元,2013年收入预算254.23亿元。第一期三峡后续工程将持续到2020年,第二期三峡后续工程到2030年,随着三峡工程运行时间的延长,三峡工程造成的后续负面后果越严重,累计资金额越大。可以预见,在今后三十年中将会继续征收水利建设基金(也许今后会再用另一个名称)。在经济上,三峡工程是一个让百姓来买单的无底洞。

五、结束语

有人对郭玉闪的评价是:“一个热情似火的学者”,“有国士之风,侠士之义,实为当世知识人中不多得之才”。传知行从事税收、出租车业、三峡工程等领域的研究,三峡工程蓄水之后展现的问题说明郭玉闪、传知行对三峡工程的观点是正确的。为什么要将正确的郭玉闪以莫须有的罪名逮捕呢?这就是中国的特色。三国时期,袁绍不听谋士田丰的话,以致战败。此时在狱中的田丰说:“若军有利,吾必全,今军败,吾其死矣。”对田丰话的现代注释是,若长江三峡工程成功,则郭玉闪无碍;若长江三峡工程问题百出,则郭玉闪入牢房是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