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enu
Categories Menu

Posted on May 9, 2015

中共向央企开炮 李小琳这个年过不好了

来自: 多维

摘要: “电力一姐”李小琳最近比较烦,中共今年第一轮中央巡视将在农历春节后全面展开,直指26家大型央企,名单中就有“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

“电力一姐”李小琳最近比较烦,中共今年第一轮中央巡视将在农历春节后全面展开,直指26家大型央企,名单中就有“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而近日的“汇丰瑞士存款”丑闻更让其焦头烂额,外界评论“李小琳这个年过不好了”。

综合媒体2月16日报道,中共向央企开炮的消息传出,很多领导们恐难以安心过年,而各方则更关注新年反腐第一炮能否查出更劲爆的涉贪丑闻。

央企问题真不少,去年中央巡视组进驻部分央企,竟然统统有问题,有的企业问题十分严重,包括存在买官卖官、搞团团伙伙,在交易中贵买贱卖,家属子女靠山吃山、谋取私利等。国资委主任张毅已撂下重话,今年就是要问责一批央企,要抓典型。

在中央尚未宣布年后针对央企进行专项巡视,外媒即先曝 出汇丰银行卷入庞大金额的逃税风波。根据媒体公布的一长串客户名单──包括明星、皇室、政客、企业高管、富豪世家等,赫然发现李小琳、刘智源夫妇于 2006年至2007年间在汇丰瑞士存款达248万美元。李小琳是前总理李鹏之女,现任中国电力国际有限公司董事长,有中国“电力一姐”之称。巧合的是, 新一波专项巡视央企的名单中纳入了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而中国电力国际正是其旗下在香港注册的公司。

习近平打“长子”央企面临清场风暴

中纪委五次会议习近平释放严盯“共和国长子”的讯号不久,中央巡视组2015年首轮巡视便进行了相关部署。巡视组已圈定26家央企,计划于中国农历春节后展开2015年首轮专项巡视。这是十八大以来,中共巡视首次全部针对央企,预计央企的反腐风暴将进入清场阶段。

中共对“长子”的腐败问题早有察觉,习近平在中纪委五 次会议上,释放了下一步反腐行动严盯央企、国企的信号。强调“搞好对国企的巡视,加大审计监督力度……要完善国有资产资源监管制度,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 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岗位的监管”。王岐山也表示,2015年要加大对国有企业的巡视力度,探索分行业、分领域开展专项巡视,实现对中管国有重要骨干企 业巡视全覆盖。

李小琳丑闻缠身左右为难

李小琳日前被舆论推上风口之上。中共中宣部日及其下属 机构发布通知称,“请社交媒体和互动环节立即清除有关汇丰瑞士储户泄露名单的信息和恶意评论。移动客户端有管内容要严格把关。”据悉,大陆的新浪微博也已 屏蔽“李小琳”等敏感词的博文,其中包括《南华早报》等官方账号在2月9日发布的对于此事的相关报道。其实事情源起于国际调查记者同盟 (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 ICIJ)在2月9日发布的调查报告。该组织官方网站上名为“瑞士泄密”(Swiss Leaks)的众多文件报告中出现了“李小琳”的名字,并称其与丈夫是汇丰瑞士5个账户的受益所有人(beneficial owner),在2006年至2007年间存款总额达到248万美元。

据报道称,这5个账户都在一家巴拿马注册的公司 Metralco Overseas S.A.名下,而这家公司后来在2012年解散。巴拿马和开曼群岛、英属维京群岛等地都是很多跨国企业的“避税天堂”,而今年的2月1日起,中国开始正式 施行《一般反避税管理办法(试行)》,欲加大打击国际逃税的力度。

而中共开展的反腐行动也仍在继续。但是关于李小琳深陷“丑闻”的漩涡里是否会引起外界对她的家族产生更多的疑问,尚不得而知。因为ICIJ的报告也表示,泄露的名单中所涉及的客户并不一定都存在违法行为。

李鹏家族再陷风暴眼

在中共的反腐风暴下,李鹏家族是舆论难以绕开的焦点, 最近一次“上榜”是从李小鹏的一次诡异工作分配开始的。此前不久,山西省政府网站对外公布了省长、副省长、秘书长的最新工作分工情况,省长李小鹏“领导省 人民政府全面工作”,但不再分管监察厅、审计厅和国资委。此前,王儒林“空降”山西接任一把手位置后,李小鹏则被视为失去了一次扶正(从省委副书记升为书 记)的绝好机会。此次的工作分配,更被外界普遍解读为削权,防火墙内的大陆新闻中有关削权的解读很快即被删除,愈发加剧了揣测的烈度和热度。无独有偶,日 本《产经新闻》也在敏感时间节点于头版头条刊发消息,称2015年习近平要打的大老虎很可能是李鹏,最初的靶子是李小鹏和李家金库管家李小琳。报道指,李 小鹏同数名日本自民党干部关系极近,被怀疑泄漏了国家机密。李小琳也同令计划之妻谷丽萍一样,在日本藏有资产。

不久前,《亚洲财经》爆料,中共“猎狐行动”头号通缉 要犯高严从香港出走后消失。值得注意的是,高严曾是李鹏的爱将,是由李鹏一手提拔至国家电力公司任职的,而李鹏之子李小鹏曾是高严的副手,李小琳亦曾是高 严的助手。高严2002年出逃时仍是李小琳的同事,在李小琳一手创办的香港上市公司——中国电力国际有限公司担任董事、董事长。有质疑称,向高严通风报 信,让高严悄悄离去的人和李家有关。错综复杂的人事关系间,一条线索清晰明了,即是矛头频频指向李家。似乎意在指明,高严之事,李鹏家族难辞其咎。

事实上,早在2014年,关于李鹏家族的传闻就遍地开 花。尤其是中央第九巡视组对长江三峡集团调查后,该集团一二把手于同一天双双去职,后续又有五大电力巨头之一的大唐集团副总裁蔡哲夫意外身亡,更是引发了 公众铺天盖地的联想。彼时,中央党媒光明网同期发表的《三峡一二把手被免,反腐早该到电力》,更是直指三峡集团种种黑幕和幕后的大老虎,文章称,领导分门 别派,甚至个别退休的老领导也继续插手其中。更早之前,《东方早报》推出史无前例的12个版面特别报道《三峡再调查》,震动寰宇。三年后,该报只留下了一 篇《人民需要一个明明白白的三峡工程》。由此可见,三峡管理之乱局非一日一寒,但为何这么多年三峡都稳如泰山、岿然不动?待到中央第九巡视组2013年下 旬对其进行调查后才露出狐狸尾巴,背后的政治角力可见一斑。

http://china.dwnews.com/news/2015-02-15/596361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