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enu
Categories Menu

Posted on Jul 12, 2015

舆论场:任性公主与模范丈夫

李小琳调任事宜总算尘埃落定,不过回顾前后风波,恐怕再有想象力的编剧也难以编构出如此跌宕起伏的剧情。

第 一个没想到——没想到李小琳会被逐出“核电巨无霸”新班子名单,而且离开待了整整20年的中电国际;第二个没想到——没想到李小琳调职会前后历时一个多月 之久,期间还参伴着摔门、内部人士来回踢皮球等环节;第三个没想到——没想到在临别之际,李小琳又赋诗又携模范丈夫刘智源秀恩爱。尺度之大,令人瞠目结 舌。

不 妨先来重温一遍李小琳夫妇是如何在聚光灯前公开秀恩爱的。告别会现场,李小琳介绍刘智源时说,“原来是他每天等我回家,今天他来接我回来。”李小琳称先生 为“哥哥”,而且这个“哥哥”将模范丈夫的角色演绎到了极致——又当司机、又拎包、又当按摩师。“军功章有哥哥的一半,我稍微皱一下眉他都知道是怎么回 事。”


近期围绕李小琳的人事调整掀起了连场风波

作 为回馈和捧哏,“哥哥”刘智源继续用实际行动践行当初爱的承诺。“我看着她,早上漂漂亮亮地出去、晚上疲惫不堪地回来。小琳有无奈,尤其是看着她在病床上 还在批阅文件……以前她还可以每天回家,后来公司逐渐扩大好转回家就特别晚,但是我从她回家时的喜悦能看出来,也为她高兴,如今中电国际有了自己的思想体 系和企业文化,所有的员工都有了信心。”

为 何李小琳告别会刘智源会在现场?又为何一向甚少谈及家庭的李小琳会在这样的离别场合大秀模范丈夫?这还不算。外界广为流传和关注的,还有“琳”别赠诗一幕 以及由此而联想出来的家族故事。“离时方知万事匆,但惜宏图未酬中。待到碧水蓝天日,欢庆伴有光明颂。”根据李小琳本人的描述,该诗是某一天听父亲默诵陆 游《示儿》一诗时获启发而作,有感于陆游在临终之际都不忘统一大业。同样的引申义嫁接到李小琳与其刚刚告别的中电国际,“现在我将我在中电国际的工作划上 了圆满句号,将一个干干净净的公司交给继任者。”

句 号是否圆满、公司是否干净,作为局外人很难刨根究底。不过,于当局而言,显然不希望李小琳被调职事件继续被广而论之,以免旁逸斜出更多麻烦。所以才有了网 络舆论场的各种敏感词限制。尤其是新浪微博平台,输入“李小琳”关键词,得出的结果是“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有关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曲道而行,输入“中电投”、“国电投”、“国核技”,还能看到零星的相关报道。而从搜索结果的数量和内容来看,已经是经过了提前筛选。

虽 然李小琳宣称“能力之外的资本等于零”,但其背后靠山——中国前总理李鹏,却从未真正被松绑过、剥离过。在临别之际,李小琳携夫秀恩爱,以及所为所言,看 似不可理喻、天马行空,实则掐准了舆情脉搏。因为在调任风波尘埃落定前,外界都在疯传任性公主的摔门剧情,不满去向如何向李鹏“告状”鸣不平,以及其与情 夫黎亮的风流韵事。这一次,借着调职的欢送会,李小琳试图打消外界所有的猜忌和口角。关键在于,让其老父李鹏如何“不出场胜于出场”,让其丈夫如何“华丽 丽登场”。就既定事实来看,李小琳步子卖得有点大,远远超出了公众的预期和承受底线,反倒事倍功半,甚或事与愿违。

不 同于严丝合缝的在当局监管之手延伸不到的防火墙外,则在听闻李小琳风波后更愿意一并将“旧账”翻出。比如国际调查记者同盟今年2月披露的李小琳及丈夫曾经 在汇丰银行瑞士分行拥有248万美元贷款;李小琳出任董事的香港绿色健康发展有限公司与前周永康秘书冀文林发生意外“交集”;李小琳曾于1995年将苏黎 世保险公司高管介绍给中国商人。凡此种种,虽然是老调重弹,不过在李小琳处于风口浪尖的关头旧文重贴,也总能招来眼球和关注度。

一 人出局,可能意味着整个家族政治影响的式微。而中央巡视组紧随其后的通报,愈发加剧了公众对于李鹏家族命运几何的猜测。因为就通报内容来看,除了常规通报 外,还加入了一些颇有嚼头的表述。“执行选任用人政策规定不严格,存在任人唯亲、搞‘小圈子’、突击提拔干部等问题”;“领导人直接插手等问题时有发 生”。此外,通报还留下了一条意味深长的尾巴——巡视组还收到涉及一些领导人员的问题反映,已按规定移交有关部门处理。

猜测归猜测,无形的管制力量已经开始悄然介入。就在不久前,在公安部的统一部署下,首批50个省市公安机关统一标识为“网警巡查执法”的微博、微信和百度贴吧账号集中上线。而删选李小琳的“不良言论”,自然给人联想,是否刚刚从幕后走向前台的网警“小试牛刀”?

试 过之后,方才知道“刀”好不好使。当网警以合法姿态走入虚拟场域,恐怕更多人担忧的不再是李小琳能否脱敏,而是网络现有的开放度会套上沉重枷锁。毕竟,李 小琳作为公众消费的对象,可以信马由缰,幸灾乐祸,但是网络开放度和自由度的些许变化,却是影响普罗大众生活的存在,故而任谁也无法继续嬉皮。

网 警出没,如何执法?是换了马甲固步自封,还是与时俱进有所规范?按照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副巡视员钟忠以《环球时报》作为载体所做的独家披露,“设立网警 执法账号借鉴了传统公安工作的方式……把在传统社会的治安巡逻借鉴到网上来,与网络特点结合起来,开展网络社会的巡查管理。比如说,马路上的巡警可以直接 发现并制止违法犯罪、服务群众。这个经验在互联网上体现的,就是公开亮明网警身份,制止网络违法犯罪,接受网民的举报。”无论这个比喻是否恰当,毕竟是希 望民众明白其存在的必要性。网络亦是交通。相交又要通,就一定需要管理。现实中的道路交通要有交通警,虚空间的网络交通也需要网络警,道理是一样的。那么 在管理上也有相通之处。例如今天的道路交通,很少见到警察,主要靠规则、信号管理,而且原则是与人方便。在网络管理上也应如此。

在 首次升格的中央统战工作会议上,习近平罕见地锁定于新媒体人士,并宣称要与其联谊交友,提醒统战干部“要改进工作方法”,并借助新媒体“建立经常性联系渠 道,加强线上互动、线下沟通。”如果对象“新”了,工作方法和思维还是“旧”的,那么就会出现“你在隋朝我在汉,咱俩交战为哪般”的荒谬局面。

一边是改变执法做派的承诺,一边却是俯拾即是的言路封 锁。长江沉船事故中强制要求舆论一律化,柴静《穹顶之下》获得生态类作品一等奖被禁止播报,紧随着李小琳被调职传言同时垒高的防火墙,甚至每逢六四纪念日 或抓人或封锁的提前公关,公众在“呜呼哀哉”的同时,也默默地丈量出了“口惠”与“实至”之间的距离。

如 同一部《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随着网警浩浩荡荡而来,官方看到了一个天朗气清 的网络环境,民众则心有戚戚然地恍若回到了乔治奥威尔笔下的1984,进入了奥尔德斯•伦纳德•赫胥黎构筑的美丽新世界。